讨论今年以来的两个强力品种:天胶和妖镍

恒生指数网 0 条评论 2021-02-01 13:50

核心观点

沪胶:近期沪胶价格冲高回落,似有疲软调整迹象,利多利空因素同时存在,市场分岐加大,但个人认为: 本波涨势仍末结束、中期大调整仍未到来。

镍:2017年镍价将出现一波“惊天”行情

一、天胶上涨仍未到位

近期沪胶价格冲高回落,似有疲软调整迹象,利多利空因素同时存在,市场分岐加大,但个人认为: 本波涨势仍末结束、中期大调整仍未到来,原因有三:

一、替代不会停止

2016年天胶市场给出了一倍的涨幅,除了供应下降(泰国洪水)、需求增长(中国重卡)因素外,合成胶也爆发了一波巨大涨势。此前,合成胶的价格一直低于天胶2000-3000元/吨,但从2016年9月起,顺丁、丁苯开始超过天胶价格,从低于2000-3000元到高于2000-3000元,到了今年差价进一步扩大,到了今天,丁苯、顺丁己高于天胶4000-6000元,天胶与合成胶形成了严重倒挂。

由于合成胶基本面良好,它不可能会下跌,这种长期倒挂会引发长期替代。那怕是5%。也会影响到每年三几十万吨天胶数量,这相当又一个泰国洪水减产数量,虽然轮胎厂家此前己经进行了配方替代调整,但是否己经调整完毕,这仍是个末知数,但在5000-6000巨大利益诱惑下,长期替代不会停止。

二、国外原料紧张趋势很难改变

表面上看泰国今年抛三十万储备胶基本能抵消今年的减产,但却不能抵消产胶国供应紧张的局面,一是去年天胶消费超预期消耗了全球天胶大量库存,使全球库存处于低位。二是新开割期对橡胶灾害正在评估中,如果加重则会引起供应恐慌,因此,供应紧张局势短期内仍末能有效缓解,否则,海外原料市场也不可能疯涨甚至违约。泰胶昨天报价继续上涨,中国青岛库存一直维持在10万吨的低位,证明供应紧张格局正在延续。

三、轮胎市场反应刚需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轮胎大涨价,基本天天涨、月月涨,涨少的有50%,多的一倍以上,至今没有停止迹象,它至少说能明三个问题: 一是从原料上游传导至终端下游,说明原料短缺、供应紧张,终端无奈被迫接受,涨价得到市场认可。二是从中国波及到全球,说明涨价具有普遍性。三是从供应传导到消费,说明市场需求是真实和旺盛的。

终上所述,供应紧张、需求旺盛、替代增加,天胶价格仍有上行空间。

【李海交易笔记 2017年2月9日匆忙于清晨】

矿山镍厂凄风苦雨,矿价镍价跌无可跌

在上一篇文章《翻版铁矿,2017“妖”镍将飞天》中,我从产耗格局、市场运行规律分析,预判镍价将有一轮“飞天”行情。本文我将从成本、镍矿山和镍厂的生存状态出发,分析镍产业供应端的情况,进一步为此前的行情研判提供证据和逻辑支持。

先来看看铁矿。全球铁矿山四巨头的C1成本(可简单理解为FOB现金成本)最新的数据大概是12、13美元/湿吨,是全球最低的铁矿生产成本。这4大矿拥有全球最先进的采掘设备、最大的运输卡车、最高效的铁路运输系统和最完备的港口设施,所以能够实现全球最低的采矿成本。隶属第二梯队的澳洲铁矿山,比如Atlas Iron的C1成本就要26美金左右。

菲律宾、印尼的镍矿山虽然可能离海岸线近一些,人工便宜点,但是矿山规模、采矿、运输、装船系统跟铁矿四巨头根本没法比,可以认为他们的采矿现金成本是要大幅高于铁矿四巨头的。

看看这张菲律宾镍矿的FOB价格图,过去2年低镍矿波动在10.5-17美元/湿吨之间,而中镍矿在23美元以下也很难维持。这些价格可以看成是低、中镍矿的成本极限。如此低的价格,导致大量的高成本矿山关停,有些矿山因为低镍矿卖价抵不上运费直接将表层低镍矿挖出倒进山沟里舍弃,只取下面的中镍矿。

菲律宾矿山亏损严重,丢矿、关停,而镍厂的日子更为艰难。曾经的牛股吉恩镍业连续多年严重亏损,马上就要被摘牌了,反映的是电解镍、硫酸镍厂的艰难处境。大量的镍铁厂也是连年亏损,大量关停、倒闭。看看铁合金在线统计的镍铁厂开工率,2016年初开工率降到30%以下,还不到2014年高位的一半。即便去年镍价从低点反弹了不少,镍铁厂的开工率也没超过40%。我感觉迄今还开不起来的镍铁厂,镍价10万甚至12万以下大多没啥希望再开起来了。

有跟踪去年黑色行情与基本面的朋友应该会发现,经过几年的暴跌,行业自发完成了去产能和淘汰弱势企业的过程。虽然2016年钢厂的利润很好,最好的时候吨钢利润千元上下,即时利润率创历史记录,铁矿价格从低位起来也翻倍了,但是钢厂的高炉开工率和产能利用率已经完全无法和前几年相比了,大量的铁矿山也还是开不起来。

Mysteel统计的高炉开工率2016最高值是81.22%,比2015年高值91.16%低10个百分点,而在2013年初这个高点是96.82%,最近的数据才74.72%。可见即便钢价上涨了一年,高点较低点已经上涨了120%左右,依然有大量高炉和钢厂开不起来(现在的低开工率部分有季节性、环保、政策的原因)。这种现象不是偶然的、个别的、例外的,而是经济规律的必然结果。我相信后期这种状况也会出现在镍上面,就是价格翻倍之后,依然有大量的镍矿山、镍厂由于资金困难、信心不足、破产倒闭而复产不起来,所以镍价能够继续维持在相对高位。

影响商品长期价格最核心的因素是边际供应成本和边际消费承受力。当一个商品的价格已经跌到70%甚至80%的生产企业的现金成本以下,最优质的企业都在亏钱,那些高成本的、较为弱小的企业只有大量停产、倒闭了,那是何等极端的一种状况?这就是镍、铁矿石曾经经历的状况,而且镍现在依然还没有涨回平均成本线上。我们要知道这个成本已经是淘汰了大量高成本企业,并且是硕果仅存的优质企业竭尽全力压缩成本之后的。只要这个商品依然为社会所需要,那么低于成本的价格是无法长久维持的,并且必将因为严重的供不应求而以暴力的报复性反弹纠正曾经的错误。之前的下跌有多极端,后面的反弹就会多疯狂。铁矿石去年演绎的波澜壮阔的上涨行情几乎无可避免地会在镍上面重复,甚至可能更加让人叹为观止。

当惊天动地的大行情到来的时候,请理性地分析,审慎地选择,不要站错队了。

【2017年2月8日深夜草就】

下一篇:橡胶终于止跌开始反弹?
上一篇:油脂仍存上行空间 回调时积极布局多单
相关文章
专题导航
返回顶部小火箭